The road to Emmaus

Half of The World III

太美了!!!太美了!!!

STHELSE:

第三札 波斯波利斯

 

少天:

 

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天之前,仅仅一天之前,当弯月与明星初初悬上夜幕,粉红清真寺梁间纹样浮现天际,我已下定决心直接启程去往卡尚。那里年复一年不知疲倦地产出玫瑰香露,或许是荣耀先生借满月之光隐喻之地,又或许不是。

然而总归要尝试,自踏入波斯地界,我就该明白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国度。

人们常说一念之差,他们总是带着遗憾的口气这么念叨,重音落在“差”上。然而除了感激,我简直找不出第二个词来描述对流星般闪过的那一念的情感。一念包含无限刹那,最终只化作五个字,波斯波利斯。这一念或许来自我体内生而好奇的血液。星座将这星球上所有人类分成十二份,如此荒谬的结论,但也有可爱之处,譬如你我星盘相叠时,所呈现出的被定义为“久长”的关系。

无论如何,我踏上计划外的旅途,来到善心山下,波斯波利斯。

于是在夕阳下走进一场壮烈的梦。

是大流士一世挥挥手筑出的浩然大梦。梦里此间耸起宏伟宫殿,广,让地上所有人抬脚走不尽;高,让天上所有神垂手就碰到。

而穷七十载春秋,聚三朝之力,汇三十五属国所贡,只来得及完成梦的一角。

亚述人、卡里亚人与爱奥尼亚人自黎巴嫩运来雪松,犍陀罗和科尔曼献上木材,萨德和巴克特里亚捧出黄金。埃及有楠木,爱奥尼亚有装饰,印度有象牙,经由二十三个民族的工匠以汗水和鲜血筑就宫殿,宝库,与觐见大殿。

只有宫殿,宝库,与觐见大殿。

所有的所有源于一团照亮山头的火,所有的所有结束于一把毁尽一切的火。前者来自大流士一世麾下臣子,后者源于亚历山大大帝。

占领波斯波利斯之后,他调集了千对骡马与骆驼,耗费数月运送宝库中的珍宝,在掏空波斯王朝的最华丽的梦之后,亚历山大将未饮尽的酒杯掷在地上,昂首踏上新的征途,身后烈焰澎湃十天十夜,留下一片灰烬,这座死城。

死城,或许是最合适的形容,目之所及只有断壁残垣。

但我要将其命名为生命之源,如果我有这样的权利。至少,我可以这么向你介绍它。正是死城之门,在我的生命中投下希望种子,只待更详细的分析来浇灌,更踏实的追索来培育,便可长出绿色巨苗,借我一段生路,攀向你处。

它叫万国门。喻“万国来朝”之义,门边侧柱上雕刻着人面兽翼像,门上以古波斯文、埃兰文与古巴比伦文铭刻:薛西斯一世创建了此门。

原来麦加之门并非通向俗世人群的古兰经门,而是这通向最辉煌最灿烂又最短暂的盛世之门。

原来所罗门的指环不是在说活物生灵,而是这只在传说中展现力量的圣兽。

薛西斯一世已在月圆之时长眠天际。无需真正的月光予我答案,手稿所指,是间隔此地半个钟头、一段依山而凿的皇陵。

 

走出这场梦,我方真正迈入梦里。

在那里你也曾放下一把火,幸而点燃的不止是我。

 

我怕说出口的都不成真。

那么,下一封信,但愿可以讲起在皇陵所见所得,那时一切将有定论。

 

叶修

x年x月x日

 

评论

热度(48)

  1. The road to Emmaus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太美了!!!太美了!!!
  2. 明月夜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如雷霆
    一念无限刹那❤
  3. 明月夜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如雷霆
    一念无限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