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全职高手/喻黄]一年烧四季之春季流感

先把前两篇转一下~~~~待会我来贴后篇……


无所不为:

私设:退役后,喻文州留蓝雨高层,黄少天成为教练


春之流感

-------------

by 布茶花


“州总您还在日、日理万机啊,得了得了,先来感受一下人民赠与您的军民鱼、鱼水情——阿——嚏!”一连串话搭配着门被碰的一声推开,由远而近杀到喻文州面前。
只不过声音沙哑,中间喷嚏又被打断了技能,故而杀伤力减半。
喻文州眼前一花,一只手斜刺里伸过来以前职业选手的手速抽走一张纸巾,他从桌面一堆复印纸和笔记本电脑上填满了复杂表格的文件中抬起头来,又差点撞上对方摇摇晃晃的垂在他面前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塑料餐盒,像是个硕大美味的鱼饵。
整装待钓的大鱼站起身来活动下咔咔作响的肩膀,一手接过鱼饵,一手把纸巾盒递过去,又顺手胡噜了下来人软软的头毛。
不知不觉坐了整个上午,连午饭都错过。
“感冒了就老实点,这什么军容风纪啊。”他顺手把对方外套上大敞着的拉链拉到胸前。
蓝雨的新晋教练一年四季穿着半旧的队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袖子卷到手肘,拉链要拉不拉。去年夏天他退役了就搬过来,随身衣物就只有这么一点,挂在在衣柜里喻文州新添置的那一堆西装衬衫领带之间简直不值一提。

喻文州从办公桌运动到茶几前,难能可贵地在黄少天距离3个身位格之内的情况下达成了“食不语”这一成就。剑圣懒洋洋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怀里抱着纸巾盒,时不时制造点垃圾。隔着衬衫,他也渐渐感受到对方额头传来的热度。
发烧了啊。
“少天,不然下午请半天假?”他忍不住建议。
“哪能啊,下午还得开战术分析会,我那儿还有一窝小鸟嗷嗷待哺。”小黄教练挥挥手,作有气无力赶苍蝇状:“州总忙的夜不归宿,光辉典范永在前。”
变身管理层的第一个春天,虽然不是上市公司,但蓝雨也总得拿着年报和大小股东交待,喻文州没想到他一个负责日常运营的也要上电话会议,不过常规赛轮数所剩无几,大概是希望他能对战队前景有所展望分析。想法很丰满,喻文州只好夜以继日地扎进长篇累牍的财务报表,不求叱咤风云,但他也有不想被问得哑口无言的自尊。

战术大师把搭档的头摆回沙发靠背上去,站起身来,准备把餐盒丢进垃圾桶继续开工,却被对方抓住了西裤,职业选手指骨纤细骨节清晰,硌在他的大腿上。
“陪我睡会儿。”黄少天其实有个他自己恐怕也没意识到的习惯,一旦改叫对方的名字,就会自然而然地放软声音,“文州,难受。”
曾经的搭档现在远谈不上有什么第一机会主义者的犀利和专注,闭着眼睛,睫毛下有深重的阴影,衬得脸色格外苍白,鼻尖被纸巾摩擦多次,挂着一点可怜巴巴的红。
“嗯。”
喻文州把没看完的报表给自己发了封邮件,拉上窗帘,一下把层层叠叠的耀眼绿色隔都在窗外。他拿上平板电脑原路返回,拽了拽黄少天的袖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这才是此时此刻世界上最好的枕头。
幸好他的办公室里配的是一张三人沙发,躺下一个人不成问题。也幸好他昨天夜里才留宿过,盖过的毯子叠得方方正,搭在沙发扶手上。
“州总,你真好。”被毯子的温暖包裹着,黄少天随口一说,马上就睡着了。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训练日程,新教练上午大概一直在训练营里给新人选手讲微操,不知说了多少话,他也是真累了。

平板电脑被狠狠摔在茶几上。
“卧槽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喻文州这几天里第N次想拂袖而去,却突然被腿上的重量提醒,自己看的太投入,一时竟忘记了。
“到点啦?”被惊醒的小教练哑着嗓子应了一声,作势就要起来。
“没有没有。”喻文州赶紧压住对方的肩膀,却压不住自己的一阵气急败坏。
“少天我看这事没法干,一次性短期收入、无形资产摊销、通用会计准则内容成本……这都是怎么算出来的,跟日常运营战队成绩到底有什么关系啊。”要是能随心所欲,喻文州只想在明天电话会议开始的一瞬间,连放三个死亡之门。嗯,世界就清静了。
“没事,文州,没事。”黄少天从毯子里伸出手来,划过对方的耳朵,向上一直够到那紧皱着的眉头,胡乱揉了揉。
“当年公认手残,你不也从训练营里杀出来了吗。只要你乐意,哪有大事。是吧,队长。”他摸索着对方的手,拍着对方的手背,又握在自己手里,带着一股热气。
就像是多少年前的那个春天,他们还都在训练营,队里的前辈指名道姓的要和喻文州约战,上场之前他也作了同样的事儿。当然那时没人知道,那是决定命运的一场对阵。
“小爷倒是想让你就当我房东算了,又不大舍得。”
喻文州失笑,再怎么说被个病人安慰也太过分。
但他心里平静下来,像多少年前的那个春天一样,可不是嘛,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真搞不清楚,也才刚开始,身边的这个人,一直都信得过他。
“再睡会吧你。”

差十分两点,马上就到战队例行的训练时间。
喻文州是认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去倒了杯水,被留在沙发上的黄少天这回真的睡踏实了,眉眼舒展开来,嘴唇轻轻蠕动着,不知在梦里和人念叨着什么。
喻文州把温热的马克杯放在他的脸颊上,竭尽所能地在对方耳边学了声鸡叫:
“天亮啦,上工啦。”
不能再说少天跟我走这边了。他们已经踏上了之后的人生,有自己必须通关的单人副本,打出掉落即绑定的罕见装备。

黄少天喉结上下滚动,咕咚咕咚地喝完了队长递过来的热水,拿手背抹了抹嘴唇。
就扬长而去。
喻文州楼下,是蓝雨队员们的宿舍,从那里远远传来了嘶哑的歌声。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
只要离开这间办公室,蓝雨小教练瞬间变身,恢复了永远的精神奕奕。
喻文州拉开了窗帘,春日午后的阳光隔着薄云,温柔地洒落下来。
他坐回办公桌前。


--------------------------

by asasmile


喻文州醒来之后手脚极轻,黄少天不像他需要朝九晚五,此时还在床的另一侧蒙头大睡。低头套袜子的时候喻文州忽然觉得嗓子不舒服,他轻咳了一声,咽喉处立刻仿佛爬入了细小的虫子,不可抑制的疼痒起来,他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黄少天翻身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撑起手臂凑过来,声音因为还未清醒带着粘腻的连音:“怎么了?嗓子不舒服吗?没事吧?”
喻文州用手指摸过自己的喉结,尝试吞咽了几下,笑笑,说话声音是哑的:“好像有点感冒。”
“我就说天气还凉不要在浴室里做嘛,都多大人了也不克制一点。”黄少天抱怨。
喻文州腹诽,昨天是谁脱光了衣服扒在浴室门上探半个身子问喻老板要不要一起洗啊?
喻文州还在研究嗓子的感觉是到了感冒的哪个阶段,黄少天已经爬下床,套了件T恤,就跑到厨房去,很快端了热水回来塞在喻文州手里:“感冒就要多喝点水要不要休息一天早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吧。”
喻文州接过水,喝了几口果然舒服多了,便说:“不用了,没那么严重。”
季后赛到了这个阶段,管理层经常要开会讨论许多重要的计划。
会开起来喻文州才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体质,才一半就已经头沉的仿佛快从脖子上折断下去。他只好把手肘放在桌面上,指尖按着太阳穴。蓝雨老板一直絮絮叨叨说着怎么利用今天夏天的转会窗,但他一个字都没能入耳。
“文州怎么看?”
忽然被问到头上,喻文州简直像是在课堂上走神时被老师抓包点名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一样尴尬。电光火石之间,喻文州想起了一位殿堂级前全明星选手,嗯是周泽楷。
喻文州对着蓝雨老板微笑回答:“挺好的。”
下午安排喻文州去给训练营的训练生上指导课,因为是作为顾问,其实反倒轻松,只用先在旁边听教练讲授课程,然后在训练生做练习时转着看一看,给一两句指导就行。
喻文州觉得身体已然发软,只是一直窝在训练室角落空出来的一台电脑前。一斜眼就看到两个少年,屏幕上明显不是在做练习。他瞄了两眼便了然了,两个人是在PK。
两个人一个人用术士,一个人用剑客,开始几盘术士总是输,可是渐渐的,术士少年有了赢面。喻文州一直看了好久,忽然嗓子一痒又咳嗽起来。两个少年打得正热火朝天,听到动静吓得回头,看到喻文州更是脸色都发青了。
喻文州过去拍拍两个人的椅背,一边咳嗽一边说:“要好好练习,扎实基本功。”
两个人立刻都捏着手低下头。
喻文州又说了一句:“刚才那场打得挺漂亮。”
指导课结束后喻文州和教练交流了一下看法,走出训练室时看到两个训练生互相推搡着超他走过来。
正是刚才在指导课上偷着PK的两个少年。
喻文州停下脚步等着他们,就见其中一个举着个小本子,结巴着说:“喻,喻,喻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
喻文州笑着接过本子说当然可以,说着已经流畅得签了自己的名字上去。
本子还回去,少年却没有接。看两个人嘀嘀咕咕说话,喻文州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喻老师和黄少天前辈很熟是不是?他是剑圣的饭,喻老师能帮忙要到黄少天前辈的签名吗?”
看着少年指着一边的友人诚恳坚定的眼神,喻文州简直笑得又要咳嗽了:“好啊,没问题。”
“谢谢喻老师!”两个少年欢呼着跑走了,一路打闹消失在拐角。
喻文州就想,自己和黄少天相识,正是这个年纪。
回到家一开门,黄少天便过来揪着喻文州的衣领把他拉低一点,用额头碰额头。
“果然发烧了。”黄少天皱着眉,帮喻文州脱外套,让他坐在沙发上,连忙又首先递了温开水。
“先吃饭,然后吃药。”黄少天说着回了厨房。
喻文州脑子已经发空,呆坐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觉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温热的鸡汤味道。
黄少天往鸡汤里扔了几个莲子,去卧室翻出体温计,拿给喻文州。
喻文州夹好体温计,反手拉住黄少天:“今天上课时候遇到两个我的粉丝,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吵着要我签名,你羡慕吗?”看黄少天一脸奇妙得看着自己,喻文州心情非常好的笑着继续说,“骗你的,其中有一个是当年剑圣黄少天的饭,还求我带签名给他。”
“唉,是吗,签在哪一会儿告诉我。”
晚饭是鸡汤面,吃饭的时候喻文州又讲起了今年夏季转会窗蓝雨的计划,黄少天在旁边听着,关键的地方也提了很犀利的意见。
吃完饭,又吃了药,喻文州被黄少天塞到床上捂好被子。
“我就觉得今天好像哪里不对。”喻文州看着坐在床边端着一碗苹果打算喂他的黄少天说。
“哦?”黄少天对上他的视线。
“你今天话特别少。”
黄少天笑出声来:“不是觉得你发烧,还在你耳边说太多话你会头疼。”
喻文州抿嘴:“我喜欢听你说话。”
黄少天把碗放在床头柜上,趴过去在喻文州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睛亮亮的:“那你还喜欢我什么?”
“还喜欢你不怕被传染的大无畏精神。”喻文州说着,抬起手勾住了黄少天的脖子拉了下来。




评论(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