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随便repo一下

看完了杨宗纬老湿的演唱会,还是有点感慨,毕竟也真情实感了这么多年,随手repo,全是私心。

1,fusu老湿说的对,确实,除去刻意炒热气氛的80年代卡拉OK环节(徐小凤甄妮什么的其实是70年代吧233333),居然能唱成live house,工体馆这么大场地,即便围出五分之三座位,差不多也有个7、8千人,上座又至少有九成,还能有这样对气氛的控制力,中间简直想手拿一杯酒一边喝一边静静享受。

 

2,凄楚动人,戳心戳肺,这几乎是杨老湿标志性的名片,后来也觉得他有刻意收敛,不再一盆狗血铺天盖地,但屏幕之上总有点做不得准,今天听了现场,果然如此。这也许来自技术,也许来自眼界,虽然也许少了点迎头痛击的力量,但也是更丰富更有层次的选择,况且对嗓音多少也是个保护。

 

2,如果说选曲,整场的流程差不多是“怒戳泪点”——“暴露年龄”——“微笑嘲讽”(或曰“从小熊舞看到且只看到了您的努力”)——“这不是演习”——“战略核打击”,本来以为不会搞李宗盛老湿,但唱了《底细》,也知道不搞点那英林忆莲梁静茹,围观群众简直就像是来到全聚德没吃到烤鸭(喂),但《梦醒了》真是意外之喜。当然还有没能如愿以偿,比如《馋》,比如《我离开我自己》,比如《美丽的稻穗》,比如《一条日光的大道》(又想起那次《蒙面歌王》大众评审的选择,直到今日,恨意宛然2333333)。

 

3,比起这些小事,总觉得老杨同志对80年代老歌的爱有点走火入魔,有点心下惴惴。毕竟主流音乐市场口味如此,今天的现场也是,太过偏门多少有点赶客,整场演唱会听下来,也是回应和互动比较少的部分。当然这也是粉丝的“因爱故生忧”,谁没有点喜欢的东西呢。但总觉得也没必要刻意与当年引人入胜的部分区隔。

 

4,说到粉丝。老杨毕竟是唱大众情歌一战成名,之前也有点担心现场会变大合唱,但居然没有。最多也就是轻声哼唱而已,和【】能把mao变成“一二·九”现场的观众们相比算是相当克制,而且不管词不达意的MC也好,肢体不协调的舞蹈也好,捶胸顿足的标志性动作也好,也一直都有会意的轻笑,全场洋溢着一种“好好好、买买买”的迷之温柔,这也许仿佛必须一定是真爱了。对了,还有男饭,杨老师怎么有这么多真情实感的男饭啊!!!!过去说冰室京介老湿是J-rock届的早安少女,所以你是苦情歌届的早安少女吗????哥们唱到《听说爱情回来过》,中间一句“天亮之后,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刚到“是不是”,就有一个凶猛的男声大声接下茬答曰“是!!!”全场笑,杨老湿作羞赧状:PPPPP

 

5,大屏幕的影像制作寓文艺于精致美丽,点32个赞。MC想当然耳局促敷衍软,除了卖萌善乏可陈。(特别是《红尘来去一场梦》即兴的狂放之后,再开口以后一秒打回原形,古人云“攻不过三秒”诚不我欺,大笑)但我忍不住想起当年星光大道和后来的综艺节目与采访中那些熟极而流并无意义的官腔,大小爱吃里装逼不成的螃蟹九层塔炒蛋,爱上陶花园里纯为炒热气氛的谢金燕。这样的坦然以对,算不算是终于接受了自己的人设,不再力图搞不擅长的笑,不再找什么综艺感,也不再想非要塞进那个所谓演艺明星的模子。

 

6,这点坦然,多少还是有点感慨,还回家以后翻出8年前的文字,那时候我说:“老杨本来就是这么个普通人。像是普通人一样无趣,一样害怕尴尬,事事求全。所以人家说他长得像原始人他只是笑笑,又会在节目上时刻不忘感谢评委老师和制片人。才能也没有那么大和明显,偶然抓他唱一首不熟的歌多半会破音,又和普通人一样不够聪明。这个哥们把年龄从29岁改到24岁,然后居然因为要拿身份证去领车马费就被发现。”但现在看来,当年随随便便以为与流行节奏无法匹配的尴尬就是普通人的命运,简直是混合了年轻的残酷和想当然耳。

后来,老杨也没有走向这条虽然符合逻辑但对他个人和围观群众而言,触目尴尬综合症的道路。他哪里是普通人,普通人哪能跟唾手可及的熠熠生辉翻脸,普通人哪有资格非要不委曲求全。

 

7,星光大道的时候,在天涯或者贴吧,有一个被顶的很高的写老杨的帖子,题目叫做“此人不红,天理难容”。是,即使有哭了整整二十分钟的惨痛的退赛(那还是我围观的第一场星光大道的直播,简直灵魂受到了冲击。),但那么快,就有《鸽子》,2008年刚开年的小巨蛋,金马奖,金钟奖,金曲奖,前路星光熠熠,简直像有一个画好的天堂在尽头,我本来以为,那个念了三所大学的男人,那个因为找不到公共电话就没办法给电台唱歌比赛打电话比赛的局促的家伙终于可以一飞冲天,算是热血励志电影的现实版,但还是有以后。

许安进,夜店提告,解约,再签约,李宗盛,传说的华谊,又不续约,在各种演唱类真人秀里频繁出镜。跌宕起伏,坎坷曲折,始终没有想象中的一马平川。围观路人如我,也渐渐察觉,大概哥们身上就是有某种会把事情搞砸的孤僻之处,始终无法与普遍规律呼应,会干出看起来不可理解的尴尬PLAY。也曾经真情实感地想,哥们歌唱得这么打动人心,让这么多人哭,手握如此的本事,为什么后来会弄成这样,为什么不能和游戏规则把酒言欢。这种人间过敏,对我来说,又多少有点推人及己的惶然。

 

8,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者说即使今时今日,对老杨还是多少感情复杂,还是惜他,会找他的现场来听,放在手机里,也被虐了很多次,一方面也觉得遗憾,为什么不能平顺地踩中命运的鼓点,哥们本来值得更好的人生,会走到更高的位置,都是何必。

但后来愚钝如我,也渐渐有了各种各样的选择,见了世面,也渐渐明白了,人生不是追求效率最大化的解决方案,如果没有很高的欲望,蹉跎与浪费,何尝不是选择,能被理性支配当然好,但命运也有所谓的求仁得仁。

现在我想,是真的有这么一些人,只擅长作一件事情,除此之外,哭笑不得,就是没有办法摸到世所公认的天花板。人的人生只有一次,性格决定命运,也没有非要以上进星为目的地的旅行计划,不首鼠两端未必不是美谈。勇者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世界尽头干燥灼热的高原,直插入天的高墙底下,然后什么都没做,靠着他的剑睡着了,一只轻盈的瓢虫飞过来,在他的头上收起翅膀。

 

9,太真情实感了,真羞耻,不过是饭呀。

再怎样,今时今日,还是开了这么大场子的演唱会,在内地,那么多人,听得心满意足,几近红血。

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2007年的初冬,在甘肃的戈壁上,我曾经给一个妹子安利了星光同学会里,老杨翻唱的人质。那时候头顶上是极其晴朗的蓝天,成千上万的风力发电机巨大的叶片在强风中整齐划一的旋转,我们把MP3的音量调的很大,她重复听了三次,流了眼泪。和我说:“等他到内地来开演唱会,一定要告诉我。”但后来也失去了联系。

2013年的春天,我是歌手第一季的总决赛,我正好在台北,没有转播。白天我去了莺歌,买了好多盘子碗,拎的一手都是。晚上在台北车站附近,转来转去,终于在老旧写字楼旁边连上了一个免费WIFI热点,就一直靠在墙上刷手机,看文字直播。是真的希望老杨能拿冠军,咸鱼翻生,找到新的机会,结果没有如愿以偿。记得结果出来,还踢了一脚刚买来的盘子碗,瓷器清脆地响,那时候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

后来又过了那么久。

 

10,snow老湿说,如果一个人尽心竭力不计代价的只想做成一件事,那结果总不会太坏。

哪怕是有粉红色鼻子的怪兽也不要紧。如果被磨砺的血肉模糊,也没有放手。

回旋下去 木马终端再遇见。

 

 

 


评论(5)

热度(31)

  1. 晶晶The road to Emmau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