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喻黄】永动机

也是补档,好啦现在真的没了:p


【喻黄】永动机

——你说“再见”,我说“你好”。

不管是怎样志得意满或者满怀纠结的告别,随后也还得联系,必须见面,只有这样,故事才能符合逻辑地持续滚动下去。
一直朝向那宽广无垠的未来。
就像黑暗与光并存,极夜之后总有同样漫长的白天。

1,第四赛季

大腹便便的黑猫尽力矫健地从矮墙上一跃而下,像是漫不经心地地凑过来,用尾巴卷住了年轻剑客的脚踝,又抬起头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的塑料袋。
“刚才队长让我告诉你,训练室柜子里有泡面,别从食堂带菜当夜宵,这么大热天的小心吃坏了。”盛夏暑气正盛,他的术士同伴貌似一脸正经,“我说你不爱吃方便面。”
“切。”黄少天找个角落放下袋子,里面是拌着猪肝的米饭。
黑猫大大方方地走过来,享用它习以为常的晚餐。

队长也好,前辈也罢,不知道的事可不止这一件。
比如训练室里的电脑桌跟训练练营里用的居然不是一款,
一大早是队长例行的赛季前讲话,充斥着垃圾话的长篇大论里核心清晰可见:三连冠的嘉世也没什么了不起,非得让他们满地找牙不可,除了冠军,什么结果都是计划之外。
黄少天听得热血沸腾,就要站起来振臂一呼,没想到电脑桌下面有块隔板,正好磕在他的脚趾上。他吃痛向后一跳,顺势摔了自己的键盘,又带倒了身后的椅子。
完美的战前动员,结果以新人选手原因不明的一阵稀里咣当告终。
“活力充沛啊小童鞋。”明明也是新人,却支着下巴老神在在地开着嘲讽的同期生是多讨厌。
黄少天愤愤地指了指脚下那块突兀的隔板,但也第一次清楚地知道,都不一样了。
不一样的电脑桌,巨大的投影仪,贴着一整个赛季赛程表的雪白墙壁。
闻着休赛期新粉刷过的淡淡油漆味,他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碰碰的跳动声。
曾经是禁地的训练室,现在也有了他们专属的位置。
踏上期待已久的舞台,而现在幕帷终于拉开,明亮的聚光灯向他们的脸投射过去。

“那你一三五,我二四六,窃取革命果实咱分着来,谁家猫能吃方便面啊。”黄少天抚摸着黑猫的背脊:“慢点吃别着急,还有的是呢,等将来生了小猫,我们也养活你哈。”他又轻轻戳了戳猫咪的肚子,黑猫不满地瞟了他一眼,好脾气地继续埋头苦吃。
“运气不错嘛你,找到了长期饭票。”在无数次训练赛与考核中曾经冷酷决绝的眼神,现下只有一片活泼笑意,
“还是两张。”他朝同伴伸出手指摇了摇。
这是他们职业生涯里平淡无奇的第一天。

2,第五赛季

黄少天在手机闹钟声里醒来,还没来得及爬出被子就被笔记本电脑拍在床上。
“给看看呗。”突然袭击之后,喻文州转身进了卫生间,里面随即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面前的屏幕上是个几乎算是冗长的文档,修订的红字标得到处都是。
黄少天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人员更迭本是寻常事,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扛起蓝雨的大旗。
整个晚上他被室友敲打键盘的声音弄醒了好几次,对方的脸隐没在电脑屏幕暗淡的白光中罕见的毫无笑意。也一直做好了思想准备会被捅醒,但擅长战术的搭档比想象中更有耐心。
黄少天随便拖着滚动条上下看了几眼,就把喻文州的笔记本丢在一旁。他在心中早已预设好了答案,
“放心放心,您出马哪还能有错,回头我把您这文档打印100份到处一贴,那简直能青史留名。”想当然尔,会附赠招牌般阳光灿烂的表情。
但喻文州顶着一头滴着水的短发走出来,几乎是愤怒地抱怨着把洗面奶当做洗发水倒了一头的时候,黄少天顿时把这完美回答忘到九霄云外,爆笑出声。
“你到底行不行啊,队长。”
他第一次转换了自己对对方的称呼。紧跟着就对着对方煞费苦心搞出来的赛季前讲话开了嘲讽:
“不用这么认真啦,就咱俩和郑轩最小,说什么都是瞎扯。”
这种仪式,其实就只是扣动了发令枪的扳机,枪声一响,大家都会全力以赴向前奔跑,不管阴晴云雨。
谁在乎发令枪是什么型号,又装了什么子弹呢。
我的,队长。

3,第六赛季

午休时间,蓝雨的小队长和他的副手偷偷摸摸地扛着个巨大的纸卷溜回宿舍。
新赛季火热出炉的周边,总得在第一天才会发到队员们手里。
喻文州站在椅子上抖开崭新的海报,小心翼翼地比着:“少天,左边高还是右边高啊?我怎么觉得对不齐啊……”踌躇半晌还按不下一颗图钉。
“下来下来下来下来,手残就要正视现实,不要妄图COS手艺人。”黄少天挥手作赶苍蝇状,自己一跃而上,在三秒钟内完成任务。浮皮潦草的结果就是贴得歪七扭八。
意料之中的喻文州竖起拇指:“行!干得漂亮!点个赞!”
“嘿嘿。”吹牛被抓了个现行的黄少天也不大好意思,挠了挠头站在喻文州身边,蹭着对方微凉的手臂。
“没事!队长,咱这次贴的不好还有明年,后年,大后年……”他放轻了声音,对着自己拙劣的作品鞠了个躬:
“今年也拜托二位啦。”
喻文州想了想,也低下头来,跟着一贯胡闹的搭档作了同样孩子气的动作。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当然早已是人气角色,但像这样因为票选最佳搭档前三名而被印在一张海报上,还是第一次。
海报的底端,是龙飞凤舞的“剑与诅咒”四个大字。
在那后来传扬千里的昵称上面,术士与剑客背靠背站着,灭神的诅咒和冰雨都斜斜指向上方。
它们战意满满地俯视着下来。

4,第七赛季

夺冠那一刻的狂喜,经过漫长夏日沉淀,渐渐酿成了滋味厚实的蜜酒,缓慢地滋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田。
并且将在以后各种花样翻新的折磨、考验与纠结中贡献暖意。
赛季开始后的第一次正式训练,几乎全员整齐划一地给自己的电脑换上了一模一样的鼠标和键盘。
黑色基调,键盘左上角印着红色的Champion,右上角是蓝雨的队徽,鼠标上则是大大的6和荣耀联盟的LOGO。
颁发给冠军队的限定装备,是选手个人用以确认甜美既成事实的为数不多的证据。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正在桌椅间积极走位的剑圣黄少天,一边拿手机挑着角度准备拍个囊括全局的画面作为黑历史永久留存,一边滔滔不绝“见过点世面行吗不就是个贴牌吗据说DPI也就是个中上水平……”,意图制造伪连。
但可惜他和战术大师这次站在了对立面。“那你用过吗?”等级一的小法术已足够打断技能。
“呃……”
大心脏的宋晓选手还施展除了他当家的功夫捉云手,千钧一发地从黄少天的椅子上拎起书包拉开拉锁。
里面是一模一样的黑色塑料、蓝雨队徽。
喻文州微笑着接过装备迅速消失到桌面下,给他换上了。
一波带走的节奏,当然不用每个人都飚起手速,数量压倒多数的高玩,搞个战术配合已足够磨死大神。
得亏这个世界不能绑定装备,否则绝对有人能手持涂改液在键鼠上写个“剑圣专用”,玩战术的嘛,嗯。

黄少天怎么肯放弃负隅顽抗,在衡量了一下对手数量后,就扔下手机双手撑在桌子上向队长挑衅:“来团战吧,你带一边,我带一边。输的请晚饭。”
一旦到了职业竞技,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操作习惯和设备需求,即使是冠军限定,也不过是想拿来操纵一下给自己带来骄傲与荣耀的角色。
那当然没有什么比一场酣畅淋漓的团体赛更让人满足。
但在两边挑人的时候,不知道有谁轻声说了一句:“这可是第一天,分开剑与诅咒,不太吉利吧。”
此起彼伏的一阵“哟!”“卧槽……”和“求别说啊!”之后,终于有人提出了全票通过的建议。
“你们俩还是一拨吧,我们这边多一个人算了。”
宋晓不知道队友们想起了什么,但他脑海中出现的,是他们迈向巅峰的最后一战。夜雨声烦以不可阻挡的气势与连发技能冲进火力交织的包围圈,冰雨幽蓝的剑光荡起,生生划开了魔术师构想中各个击破的美妙画卷,再之后死亡之门的黑雾铺天盖地地倾泻下来。
和剑刃与基石并肩站在一起,他是真的与有荣焉,并且希望,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胜利叠床架屋的未来。

那一天的后来,神奇搭档的一方艰难取胜,他们吵吵闹闹地去了特别贵的西餐馆子,毫不客气地在主菜之后要了大份蛋炒饭并且分吃的一干二净。
喻文州中途溜出来结账。抬眼瞧见黄少天已经站在收银台前。
心照不宣的搭档悄无声息地击了个掌。
这是对队友不着痕迹的放水最微薄的谢礼。
竞技体育中,也许或多或少都有点迷信。
后来这整套动作熟极而流,甚至取代了喻文州每年最言不由衷的队长赛季前讲话,甚至有了专有名词“拜大神打土豪”指代。
他们也始料未及。

5,第八赛季

“你们怎么开的车啊,知道这是单行道吗?多危险啊!”年轻面孔的小警察气急败坏。
南国浓厚的云层之下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稻田,崭新的白色轿车旁边戳着低头听训的两位大神,以及货真价实的新手司机。
那是新赛季头一场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的傍晚之前,卫冕失利,当然迎面撞来的问题都毫不留情,但最尴尬的其实是后来成为知名专栏作者的脑残粉记者突然暴走,自顾自地和其他媒体从时运争执到战术。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们俩都是新手……又迷路了……”喻文州赶紧温言解释,从副驾驶的抽屉里摸出两本一模一样的驾照,翻出黄少天的双手奉上。
在之前无所事事的夏天里,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城市里报了驾校,喻文州是本地人,就顺水推舟的买了车。黄少天回来第一眼看到车,就把自己的驾照丢了进去,作在此安营扎寨状。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开车出门,但剑圣低估了晚高峰的车流强度,以及自己的读图与地形判断能力,都不能直接从游戏中平移到三维世界。
喻文州开始还多少帮他看看手机地图,后来也放弃了治疗。
本来就是毫无目的地的瞎逛,那放任一下去到哪里也没关系,总会回来,也必须回来,还有充斥各种战斗与希望的长路要走,邂逅晚霞与晨星。
小警察翻着驾照,接着掏出罚单写完撕下递过来,一直沉默无语。
“警察同志,看在咱们军民鱼水情的份儿上,能给指个路吗?”黄少天手持罚单扇着风,大雨之前,空气总是格外闷热。他报出了蓝雨训练基地的地址。
小警察噗嗤一乐。“二位这路可迷的真够远的,我看你们得先回G市才行。”
他跨上摩托,挥了挥手,“得啦,大神们,跟我走。”
刚把他们带到市区,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人民警察敲了敲他们的车窗玻璃指了个方向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那张罚单上只写着七个字:“蓝雨!必胜!等你们!”喻文州把它端端正正地插在遮光板前。
雨水中的城市次第亮起了街灯,从车窗向外看去,温柔的光朦胧摇曳,像是拥抱着所有的人流与街景,唱着无人知晓的歌。
落雨大,水浸街。

6,第九赛季

黄少天的第九赛季和第八赛季之间,只隔着一个星期。
他把简单的行李往宿舍里一扔,就转头进了训练室,打开训练软件,跳跃、闪避、攻击……一整套满负荷科目有条不紊的继续。
只是敲打键盘的手指不自觉地比平时用力。
虽然看起来飞扬跳脱,猫嫌狗憎,但能成为剑圣,绝对不仅仅是靠天赋使然。
从踏进蓝雨大门的那一天起,只要还爬的起来,黄少天一定会在早上八点钟笔直地坐在自己的训练位置上,每周都能保质保量地交上赛后分析,后来他们成了战队的主心骨,每周一次,他也拿出了整个晚上的休息时间,揣着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在训练营里晃荡,虽然嘴里一路调侃闲扯不闲着,但眼睛始终紧紧盯着小毛孩们的电脑屏幕,不时下场打一把对战,甚至不带手机。
但在一个星期前,他史无前例地当了逃兵,从S市直接买了张早班机票回家,只给队长发了条“下赛季见”的短信,就毫不犹豫地翘掉了赛后总结和季末盘点这种例行公事。

流程跑完,成绩不过中上。他扔下鼠标向椅背靠去,两手遮住眼睛。
手指被谁捉住,一路拉上去,覆盖进微有汗意的掌心,又被一根一根的拉伸蜷曲。
黄少天猛的回头,最熟悉的搭档简直凭空出现,又或者久违的练习他实在太过上心。
“哎?”他挑起眉毛表示疑问。消息可真灵通。
“打你手机关机,我在微信上问了问阿姨。”对方若无其实的给出理由,拉了张椅子坐下,继续给他作着手操,“太用力了也影响手速,而且要保养啊剑圣同志。”
“卧槽你还有我妈的微信丧心病狂啊你。”黄少天拉过对方的手按在电脑桌上,自己把下巴搭上去,正压在略微突出的关节之间。
“队长,没事。”
没想到战术大师百密也有一疏,不知道吧,我可以有移动秘书台的时髦人类。还说什么打我手机关机。
但看着对方也一脸憔悴,他又有点安心。

黄少天猜得没错,喻文州是接到来自长辈的电话,电话里说儿子每天早上已穿戴整齐地坐在客厅,兴高采烈地陪他们逛早市,和小贩就黄瓜和茄子的价格展开亲切友好的会谈,夜里房间的灯又不知亮到几点,他对着一页杂志也能一脸放空的看好几个小时。“文州我们没法开口,他也回去了,你跟他说说,多郁闷也不能折腾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电话里厚实的男声这么说。
胜败乃兵家常事吗?
喻文州还记得比赛结束后的那个晨光熹微,年轻的身影一直站在他的床前,不知过了多久,手臂上传来尖锐之物扫过的触感,他似乎听见轻轻的笑声,然后就是关门声,行李箱的轮子在酒店走廊的地毯上滚动远去。
他的手腕上被画了个像模像样的手表,指针指在八点钟,旁边还写着个日期。是,就是不到12小时之前,最后一场比赛开赛的时间。
这是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意思?他明白对方为什么笑,当然也知道不仅如此。胜利会让我们记得,是和谁站在一起,但其实一起跌倒滚在泥水里也会。

但喻文州其实也猜得没错。
“嗯,我算着你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像是证明所言不虚,喻文州从兜里掏出几张纸。是两人份的训练计划,以小时为单位,每周变化内容,横亘整个夏天。
黄少天一张一张地看下去,手指点在末尾一长串陌生的餐厅名字和电话号码上。
“咱们周围2公里以内的饭馆,这些都是我打过电话确认能送外卖的。”喻文州插上了自己的账号卡:“食堂也放假了。”
他随手抹过对方眼睑底下黯淡的青色。
“继续吧,少天。”
训练室里又响起键盘的敲击声。
胜败乃兵家常事吗?自我安慰,或者置身事外,他们都不需要。放任着自己一次次舔尝、咀嚼、拼死咽下的痛苦也有其存在意义。
如果能让明天不再如此狼狈。

7,第十赛季

从宿舍到训练室,从走廊到食堂,到处都是炸开的童声,大概是因为久别重逢,所以频率和音量都透着满满的热情洋溢,像是要把两个月积攒下来的话一口气说完。
“哎哎我暑假里一直在想我那把重剑要是再往下作大概还需要几个技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又需要多少稀有材料,老师我跟您说我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兴致勃勃的小少年还掏出筷子沾着菜汤在饭桌上画了起来。
技术部本来就是一群死宅,根本应付不了这种强度的死缠烂打。
喻文州收到了一连串眼神求助:“士气低下!苦战!队长!快收了您的神通吧!”

“小卢小卢,听工会说你也没闲着,那我布置下去的题目呢。”喻文州招了招手,拿出舍生取义跳冰河堵抢眼的气势,还用出激将法。最佳新人不知有诈,端着餐盘连蹦带跳地凑过来:“啊队长你让我研究的那个职业平衡……”
简直像是历史重演,这些话题他也都兴致勃勃的和人讨论过,教练查房来敲过门,他们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聊天,就各自抱着笔记本缩在被子里上了QQ,后来发现对方手速超过既影响发言质量又会频繁跑题,他们甚至订出新规矩,俩人各自写个TXT文档,然后给对方传阅。
在深黑的夜色中,在月光投射的树枝横斜的阴影里,像是松鼠跳跃在树丛中捡拾橡子,背在身后的小小包袱里,为远行一点一点做出万全准备。
后来,也遇到了别的人,别的事。
喻文州看向食堂里那张空桌子。曾经有人总是独自一个坐在那里,可以一连好几周一直吃一款菜式,总是和职业角色的狂剑士截然相反,一连不动声色的沉稳。但最期待的东西无法如愿以偿,那也就只有自然而然地走上新的方向。

小剑客还在滔滔不绝地交着暑假作业,他的队长听得颇为认真,虽然很少插话,但总会在对方想岔了的时候给出反应。
有人撞了撞喻文州的手肘,他低头一看,自己还一口未动的牛腩面碗旁边,堆着一小撮带着汤汁的香菜和葱花。
挑拣工作已毕,黄少天顺手从对方碗里夹了块牛腩作为报答:“队长,咱们这个赛季换了新餐饮公司,你下次记得说一下。你们这帮南方人民不吃香菜葱姜蒜的毛病简直跟肉粽子一样令人难以理解不要践踏人家香菜葱姜蒜的尊严啊……”
强力语音攻击双线作战也实在太凶残。
“江山代有烦人出。”宋晓端起餐盘就走。
“各搞蓝雨好几年。”郑轩赶紧喝完了最后一口汤。
只有治疗职业的徐景熙习惯性地援救了一下,把从家乡带来的零食扔给队长,勉强算是回了个血。

处于台风眼的蓝雨队长还不紧不慢地吃着面,怪不得今天看到不少新菜式。
别离,相遇,流水不腐嘛,变化中自有乐趣。

8,第十一赛季

如果套用流行网络歌曲的歌词,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第十一赛季,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但考虑到蓝雨每次去唱k抢夺麦克风的程度都堪比NBA季后赛,恩,让我们换个说法。
事实上很简单,只是两个被热带阳光晒的乌漆嘛黑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训练室门口,沐浴着队友们的注视一脸苦笑。
一场暴风雨会让中途转机的机场整个关闭48小时,这确实是意料之外的幸运E。

其实都是一念之差,喻文州在微博上刷出了摄影大师们拍摄的海岛风光,随手扒拉了个打包的机票酒店产品,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只一句“劳逸结合嘛。”就把对方拐上贼船。
目的地去国千万里,简直就是明信片上那种洁白海滩椰子树的标准配置,香蕉船、滑翔伞、玻璃船,清晨出海浮潜,就有成群的宽吻海豚在身边一掠而过,水面上露出灰色的三角形背鳍。
俩人甚至还报了个潜水课程,绚丽的珊瑚、七彩的热带鱼、藏在深深缝隙里探头探脑的海鳗、还有悠然划水的海龟。
在最后一次深潜课上,他们甚至运气好到遇到巨大的鱼群,千万条银白色的鱼类回转盘旋游动,简直像在蔚蓝色的澄澈海水中凭空出现的龙卷风。
潜水教练姑娘领着他们一头扎到鱼群之下,抬头向上看去,闪烁夺目的银光充斥在视野的每一个角落,迅速闪烁又迅速消失,流转中隐隐漾出虹彩,再向上则是日光投下的巨大光圈。
到处都是无声无息的不能逼视的光,带着鲜活跳动的生命力起伏向前。在这样的奇景中,人类所能贡献出的只有一点点呼吸气泡向上消散的汩汩声,根本不值一提。
他们像是暴风中的孩子一样,在这极伟大与极渺小的实力悬殊之间,攥紧了彼此的手指。
多有运气,能够并肩以对,在大神与胜负之外,仅仅向他们两个人,徐徐铺开的世界。

那天喻文州和黄少天回到酒店,破天荒地没有插上账号卡,暮色来临之前他们又走回沙滩,就地躺了下来,带着一种酣畅淋漓战斗过的疲倦。
喻文州踢了踢搭档的小腿。
“棒吧。”
“棒透了。”
身下的沙子被晒了整天,一片温热。
“少天,这世界这么大,这么多人,还能遇上,真不错。”不知怎么回事,他有点说不下去了,又从心里觉得满足,似乎什么也不必再说。
“恩,而且前面还有特别长的路,队长,咱们什么都不用怕。”
天空中是流光溢彩的火烧云,晚风卷来,能听到树叶拍击的声响,由远及近而来,混杂着模糊不清的乐曲和人声。

新赛季的第一天训练,黄少天打出了个人史上最好的训练成绩。放下鼠标的瞬间,他看到一只黑白花猫从窗口一掠而过。当年合伙饲养的黑猫不知所踪,这只的亲缘关系也早不可考。但“你一三五,我二四六”的随口一说还在兑现,只不过不用再从食堂顺手牵羊了,如今流浪猫甚至能吃上有大块鱼肉的罐头,喻文州还有把专门喂猫的勺子,总在晚饭后叮叮的敲着罐头的铁皮,一小群流浪猫就从训练基地里四下涌出,乖乖地排成一行。
这些都是时光的好处。

9,
没有永动机,那只是物理学上的定义。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人们是赌上了怎样的青春、勇气与热望,又积攒了怎样的能量和见识,在头破血流或者兴高采烈之后,还能一次次驱动自己,反复踏上起点,反复出发。
阳光下的港口升起了白帆。
迎着铺天盖地的风。


评论(20)

热度(276)